新聞動態
楊槱

耄耋抒懷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新闻网  日期:2019-12-12  来源:學者聲音  阅读:56931

 

   [编者按] 继2011年上半年推出“身边的感动”系列报道受到广泛好评后,从2011年10月起,我们推出了新栏目“学者笔谈”。本栏目将陆续推出一批我校有影响的学者,重点展示他们在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与创新等方面的观点和见解、思路和做法及理论和实践,旨在弘扬科学精神,激荡人文情怀,回归学术本位,浓郁学术气象,全面提升交大学术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 现在的大学学制安排如果可以调整,暑假或许可以延长到四个月,让学生自己休息两个星期后,其他时间都到工厂去实习,把理论知识运用到实践中去。

 

  ■ 我始终坚持“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只要国家需要,我愿意工作在任何岗位,我认为,只要全力以赴,坚持不懈地努力、学习、工作,一定能为国家做出一些贡献。

 

  ■ 只要产学研用四方精诚合作,一定能研发出更先进更具竞争力的造船技术和管理手段,将人力、材料、资源的使用量降到更低,并且提高劳动生产效率,更有优势地与其他国家竞争,实现造船强国之梦。

 

 \

 

  我的大學

 

  我自幼熱愛船舶和海洋,1935年高中畢業,我滿懷理想地考入了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工學院,這所大學在機械制造和造船等工程教育方面有著悠久的曆史和良好的聲譽。我在工學院的造船系學習,希望自己能夠成爲一名船舶工程師。當時英國的工業界有規定,如果要獲得工程師的資格,除了大學畢業文憑外,還需在工廠做滿5年的學徒。因此,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工學院采用了“三明治”制教育方式,即每年有一半的時間在大學學習,另外半年到工廠當學徒。

 

  在大學學習期間,爲了打好基礎、拓寬視角,充實自己的知識結構,我修讀了大量的課程。數學、物理和化學等基礎課程、應用力學、熱工學、結構力學、流體力學、機械振動學、船舶原理、船體強度與振動、船舶搖擺與操縱、船舶設計等專業課,我仔細研讀,認真演算。除此之外,我還自己選修了工程經濟和工程生産,以及航空力學。我認爲,前兩者能幫助我從宏觀的角度認識造船業,而後者則便于我從另一個視角認識船舶運動的機理。

 

  除了學習,我對社團活動也很熱心。我參加了學校的工程學會(高年級時,我當選爲理事),當地的蘇格蘭工程師和造船者學會,以及倫敦的英國造船師學會,學到了很多課堂外的專業知識,見到一些著名的專家學者。我參加的男學生俱樂部每周三晚都會舉行模擬議會,我常去旁聽,並接觸了當地的一些政治活動家。我也是國際學生俱樂部的活躍分子,每周日和假日的一些文化交誼活動我都很少錯過。4年級時,我當選爲工學院學生代表,參加大學的學生代表會,成爲同學們的一名喉舌。當地大學生常利用星期日進行各種公益性的、支援正義鬥爭的活動,例如上街爲市民免費醫療服務的醫院募捐,爲支援中國抗日,爲支援西班牙抗擊佛朗哥叛軍的國際縱隊等捐款活動,我都積極參加。周末,我常和同學們到市郊遠足、旅遊。我還是注意勞逸結合的,4年間沒有生過大病。

 

  在學校的六個月充實愉快,而在工廠的六個月則讓我學有所用,受益匪淺。我和工人們住在一起,和他們打成了一片,學到了不少實際操作。有些造船工藝,不經過實際操作,不可能知道它們的竅門。工人們看我工作有幹勁、能吃苦,並善于運用理論來指導實踐,都很願意教我。回國之後,由于能將理論和實踐相結合,我的優勢很快就顯示出來了。現在的大學學制安排如果可以調整,暑假或許可以延長到四個月,讓學生自己休息兩個星期後,其他時間都到工廠去實習,把理論知識運用到實踐中去。

 

  幹一行,愛一行

 

  1940年5月回國,我先在雲南昆明市同濟大學任講師。之後,同濟大學遷到四川李莊,我未隨學校北遷,便到了重慶,在重慶民生機器廠(我國抗日戰爭時期在內地的最大造船廠)訪問留英學長王公衡時得該廠總工程師葉在馥接見,並得到他的賞識,留在該廠工作。這時期,我對船舶設計、制造和修理遇到的問題,都能提出自己的能解決問題的見解,這份工作讓我受益匪淺。當時,在川江(長江上遊)航行的船舶有不少特點,我常常沿著江岸勘察船舶航行時掀起的波浪情況,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和分析,在業界提出了增大船寬、削瘦首尾的建議,並且用船舶阻力理論分析打消了其他同事的疑慮。在那之後,我參與川江最大船舶“民俗”號的設計工作。

 

  1944年終至1946年初,我應邀參加中國海軍造船人員赴美服務團到美國學習考察,經過5所短期培訓班的學習,還在費城海軍船廠見習航空母艦監造官和巡洋艦監修官的工作共一年,獲得了現代造船和修船先進技術經驗。回國後,又在海軍江南造船所、海軍青島造船所和上海海軍機械學校任職,推廣應用了在美國學到的一些先進技術和方法。

 

  1951年11月我被調到中蘇造船公司任副總工程師,公司的主要任務是修理蘇聯的北冰洋船隊,同時也批量建造新型的拖船、沿海客艇、水上工作船等。蘇聯幹部只負責技術和船廠經營等重要職務,其他雜務都落到我們中國幹部肩上。勞動工資、安全保護和技術培訓都成爲我的職責,除了技術培訓外我都沒有接觸過,很多東西都是從頭開始學的。

 

  在短短的近十年時間裏,我遵照組織的安排,南來北往更換了多個工作崗位,每到一個新的單位,都要學習新的東西,這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考驗。我始終堅持“幹一行,愛一行”的原則,只要國家需要,我願意工作在任何崗位,我認爲,只要全力以赴,堅持不懈地努力、學習、工作,一定能爲國家做出一些貢獻。而且從事不同類型的工作,接觸不一樣的人和物,遇到並解決不一樣的難題,可以有效地拓展一個人的知識面,也讓自己的能力變得更加全面。“幹一行,愛一行”也是值得現在的年輕人學習的。

 

  教书育人 产学研用

 

  l954年春,船舶工業管理局通知我前往大連工學院籌建新的造船學院。可是開學不久後,又接到第一機械工業部發布的將造船學院改設在上海的通知。于是1955年春節期間,我和造船系師生從大連來到上海,之後大連工學院造船系並入交通大學造船系,我任交大的副教務長,主要任務是籌建上海造船學院。從此以後,我的工作地點沒有再變動了,但是學校仍是不斷變化和發展。

 

  交大西遷後,我仍留在交大上海部分,隨後交大上海部分獨立,成爲上海交大,我擔任造船學院教務長一職,負責教學和科研工作,直到文革開始。雖然學校的行政工作很忙,並且有一些社會活動也得參加,但我認爲一名教師主要的責任是爲學生授課,在教學方面一直沒有懈怠。我先後講授了船舶設計、船舶靜力學、船舶概論等課程,在教學時除了參閱蘇聯、英美的經典教材外,還研究留蘇回國學生的筆記和作業資料,盡量讓學生們了解到最前沿的造船技術。這時期,我主持了《海船穩性規範》的制定,上船去體驗生活和搞技術革新等都使我學到不少新知識。

 

  1970年代初,我開始接觸先進的計算機輔助設計方法,並感到計算機對造船設計的重要性,倡導在船舶設計領域普及計算機的應用。那時候,造船科技人員搞設計用的不過是計算尺、鴨嘴筆、積分儀、曲線板和壓條等,設計一艘船花時間太多,而且所得數據還不夠精確,分析範圍也很狹窄。我根據自己掌握的方法,在船的主尺度分析、船舶穩性、船體強度計算等方面率先使用了計算機,還帶動和組織國內有關研究單位編制有關輔助船舶設計的計算機程序系統。我領導的科研小組及培養的一批研究生,編制了實用性較強的貨船主尺度要素分析計算程序、船體型線設計和船舶性能計算的程序,並得到廣泛應用。

 

  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我預感到在船舶設計中考慮造船航運經濟的重要性,便開始從事船舶技術經濟論證方法的研究。船舶不僅要有優越的技術性能,更要提高它的經濟效益。要達到這個目的僅僅考慮船舶自身是不夠的,還應將港口、航道等因素都放在一起進行分析。比如長江各港口將集裝箱運到日本或東南亞,采用直達運輸,還是先用較小的江船把貨物運到下遊港口,再轉裝大海船運往目的地,各種船以多快的航速運行爲宜等等,都要做全盤的考慮和比較,以選定最經濟的方案。將造船技術與經濟學結合起來,我主持了對5000噸級近海幹貨船、15000噸級遠洋貨船等的技術論證,並在1980年編寫了《工程經濟在船舶設計中的應用》,作爲研究生教材。

 

  這一系列的工作讓我意識到,造船業涉及到的不僅僅是“産”和“造”,還需要“學”、“研”和“用”。要研究合適、高效的造船技術,要學習其他學科的優秀方法,將這些技術、方法綜合應用到生産中去,才能給予造船業良性的促進。雖然目前我們國家作爲世界造船大國,年造船量和接受訂單都處于世界的最前列,但是就造船技術而言,與美、俄、徳、韓、日等造船強國相比,還是有不小差距。我相信:只要産學研用四方精誠合作,一定能研發出更先進更具競爭力的造船技術和管理手段,將人力、材料、資源的使用量降到更低,並且提高勞動生産效率,更有優勢地與其他國家競爭,實現造船強國之夢。

 

  我的晚年

 

  我從1935年開始學造船,如今已有77個年頭,中國的造船業也已經經曆了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快速發展,特別是近十幾年的發展速度,出乎人的意料。在這期間,造船業湧現了不少優秀的人才,也進入了人才更替的新階段。

 

  退下來以後,我仍然覺得時間不夠用。我覺得不應該浪費一分鍾,勤勞一點,才可以衰老得慢一點。我每天上午大約花三四個小時來閱讀十幾份報紙,比如《中國科學報》、《中國海洋報》、《中國船舶報》等等,我一邊收集材料,一邊獨立思考,提高自己的判斷能力。下午,我就到自己的辦公室繼續學習、工作,翻閱書籍,動手寫點和船史相關的稿件。落筆寫史,我要求自己做到多方求證,案頭的《不列顛百科全書》就是我的常用書。如今年邁體弱,行動不自如,每周只去一次辦公室了。

 

  坦白說,我會致力于船史的修繕源于我曾犯過的一個錯誤。1956年,我在編寫《船舶概論》教材時,在造船史一章中,沒有分清唐朝和南唐,後經讀者指出,予以了改正,並且遵循一些專家的意見在造船專刊上作了檢討。我認識到,國內的很多船史書都存在錯誤,本著求真務實的精神,我開始閱讀《二十四史》中與船舶發展史有重要關系的一些朝代史,還讀了《宋會要籍》、《太平禦覽》、《天工開物》、《龍江船廠志》等與船相關的曆史文獻。1962年起,我就陸續撰寫了《中國造船發展簡史》、《近代和現代中國造船發展史》等多篇論文,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近十年來,我又馬不停蹄地撰寫了《帆船史》、《輪船史》、《鄭和下西洋史探》、《話說中國帆船》、《人、船與海洋的故事》等一系列船舶海洋科技史著作。少年兒童出版社認爲這些書深入淺出,還選擇其中的章節,精編出版了《大航海時代》一書。我希望,自己所寫的書籍能夠對青年學生有所裨益。

 

  學者小傳

 

  楊槱,1917年10月生,造船专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澳客彩票网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电子计算机辅助设计、船舶技术经济论证及船舶运输系统分析等船舶设计新学科的开拓者和中国船史研究学科的奠基者,为中国现代船舶工业的发展和人才培養作出了重要贡献。

 

  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40年获英国格拉斯哥大学一等荣誉学士学位,2002年该校授予荣誉工学博士学位。楊槱教授主持并参加设计“沄州”号巡逻艇、15000吨自卸运煤船、经济型5000吨近洋干货船、15000吨经济型远洋干货船等多型船舶,主持并领导制定了我国第一个《海船稳定性规范》,推动了我国船舶稳定性的研究工作。

 

  從1963年起,指導研究生對被動式減搖水艙進行了系統的實驗研究工作,研究結果被廣泛采用。20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從事水運與海洋工程系統的技術與經濟論證方面的研究。首先發起研制海洋貨船設計計算機集成系統,主持編制的“主要尺度分析程序”與“型線設計程序”等已編入該系統,爲我國造船科學技術計算機輔助設計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新世紀以來,從事船舶史和航海史研究,並出版了《輪船史》、《帆船史》、《鄭和下西洋史探》、《人、船與海洋的故事》等著作。

 

上一條:蔡國平
下一條:鄧雪原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2014 澳客彩票网 滬交ICP備05053